写真集-清纯美女之jk照

Nov 14th

2019

 忘了是什么时候相遇的,只是知道你是我开通微博之后第一个和我对话的人,那个时候还不怎么会玩微博,那天很冷,你只是发了一句“你在吗”?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面从来没有你的存在,我不知道你是谁,你也不在我的扣扣好友里面,但是看见你的地址和我家乡是一样的,那个时候我还在长沙读书。当我都快要忘记还有你的存在时,我又收到了你从微博发来的对话。还是和上一次一样,没有任何的变化,那时我就在想是不是你他也不会,只是无意间碰到了,后来你又发来消息了,问我工作的时搞定了没,那时我知道这应该不是偶然,不然你不会那么频繁的给我发来信息,也许你是抱着一种好玩心里,也许是别的原因。

凡是过往

皆为序章

把诗和蓝莓酱抹在荞麦面包上,用树隙里的阳光做件毛坎肩,跟猫狗以及啄窗的小麻雀说说话,往深夜的咖啡杯里倒进碎星星,在心里装个小男孩。你如果爱着生活,生活一定比谁都清楚。

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悦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是一首悲哀的诗,然而他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。我不喜欢壮烈。我是喜欢悲壮,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,没有美,似乎缺少人性。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,是一种强烈的对照。

祝你快乐

秋天的手将我的夜伸向你,从绿莹莹的萤火虫的光沫中 ,我在心中聚拢你的微笑,你的嘴是冰冻的葡萄 ,唯有月亮薄薄的边缘 会变得如此寒冷 ,寒冷得我可以吻它,像你的唇,你离我很近 ,黑夜中我感到一阵眼睑的眨动。

凡是过往

皆为序章

比起了解,我更喜欢理解这个词。太珍贵了,它仅仅代表着,我愿意,尝试走进你的世界,接纳你生活的不如意,看看你闪光的时刻也不怕触及人性最深的暗角, 去接纳你之为你的一整个完整体。

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,妥善安放,细心保存。免我惊,免我苦,免我四下流离,免我无枝可依。但那人,我知,我一直知,他永不会来。

村上春树说,人的一生应该走进荒野,体验一次健康又无不难耐的绝对孤独,从而发现只能依赖绝对孤单一人的自己,进而知晓自身潜在的真实力量。

把诗和蓝莓酱抹在荞麦面包上,用树隙里的阳光做件毛坎肩,跟猫狗以及啄窗的小麻雀说说话,往深夜的咖啡杯里倒进碎星星,在心里装个小男孩。你如果爱着生活,生活一定比谁都清楚。

本文源自头条号:蜜桃汽水泡